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八大公山的臘肉

2022-05-05 10:19:07  來源:張家界日報  作者:謝德才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一個晴好的周日,我去了一趟桑植的八大公山。此行,沒有別的目的,只想吃一餐那里的臘肉。

    去那地方,山路蜿蜒。山上,碧綠碧綠。霧,一團團地在山坡上轉來轉去或在山溝里盡情擁抱。大小的房屋掩在樹林中??吹竭@,我忍不住索性拉開車窗,拍起相片來。這美景,可惜我的筆畫不出它的畫面來。若齊白石還健在的話,一定要為這里作畫了。

    一路的顛簸,我終于來到了八大公山。山上,空氣清新得像被洗過一般,特別是春夏之際,那氤氳著草香花香的空氣,像一只只按摩的手,順著脊背而下,一節一節地按捏,松絡筋骨,渾身舒服。

    這種自在,讓我的心懶洋洋地。此時此刻,我只想在這山里喝喝雞湯,吃吃臘肉,嚼嚼野菜,在云霧繚繞時,真正體驗一把“閑云野鶴”的愜意。

    果然,上山了,不想下山。

    我順著山里的羊腸小道,不經意走上一段,總會遇上枝葉茂密的大樹。這里的樹,長得耐看,姿態萬千,林林總總,不愧是國家級原始森林保護區。我曾見過許多地方的樹,真正像這么美的,不是很多,尤其是長在張家界最高處——八大公山斗蓬山的那一棵千手觀音,表情自然,恰似招呼。見上這棵樹,我的心瞬間被它所征服,它的美,陶醉了我。

    掛在山坡上的房屋,一幢一幢地冒了出來,彼此遙遠。這讓我突然想起一句話:“看見屋,走得哭?!?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outline: none !important; padding: 0px; list-style-type: none;"/>

    一會兒,有豬叫聲傳來,聲音很高,很引人注意,表達著“有客來”的主人姿態。循聲而入,我卻吃了一個“閉門羹”——屋子的門,用一把大鎖嚴嚴實實地鎖著。我靜靜地站在門口,背倚門,終于能歇一歇累了的腳。

    一個看山的男人背著滿背簍的豬草走了回來。他叫階哥,是這屋子的主人。我趕緊幫他接背簍。滿背簍的豬草,重得很,我接不住。他朝我一笑,示意走開,他把背簍輕松地放下。之后,打開門提出一把椅子讓我坐。他把豬食快速倒進豬槽,豬圈里的豬吃得津津有味。

    他的手往火坑上方一指:“我給你弄點臘肉吃一吃?!边@話正合我意。他連忙站在木椅上,擇取一塊臘肉,用柴火把它燒得皮焦肉開,然后放進鍋里,倒上水,拿來竹刷把刷起來。不一會兒,這黑黑的臘肉“露出原貌”,金黃的豬皮,鮮紅的瘦肉,透亮的肥肉,就只等著切塊下鍋了。

    他把洗臘肉的水全部倒掉,換上清水一次又一次地沖洗。之后,添足柴火,鐵鍋燒得滾燙,把切好的肥肉丟進鍋里,一陣白煙,肥肉的油被煸炒出來,再將瘦肉倒進鍋里,翻炒,臘肉的美味溢了出來,縈繞整個屋子,讓我快流出口水來。他又找來干辣椒,扯幾下,丟進鍋,炒起來………

    就當我以為美味要到嘴巴里的時候,他往鍋里添一瓢山泉水,蓋上鍋蓋,任由臘肉在里面“嘰里咕?!?。

    他跟我說,老婆兒子都外出打工,他一個人在家。他家屋子的里里外外都被他打掃得極干凈。菜園里的菜,長勢喜人。在他的臉上,看不出一點孤單。他家栽有幾千棵黃柏,還栽有厚樸。他一年喂三頭豬。妻兒遠行時帶上家里的臘肉,可解一解鄉愁。

    說話間,臘肉的香味借著青煙從鍋蓋的縫隙處鉆出來,一縷縷的青煙帶著臘肉的香味四處飄散,傳遞著美好的氣息。他做的臘肉,晶瑩剔透,我吃了一塊又一塊,一點不油膩,美味可口。當吃得差不多的時候,他抓上一把葉子菜塞進鍋里。葉子菜裹滿臘肉的湯汁,綿軟濃香!

    吃飯時,他跟我聊了許多當地的紅色故事,說八大公山是賀龍曾戰斗過的地方。1929年10月,紅軍團長賀桂如,為掩護紅軍突圍,莊耳坪戰斗,他左手一揮,大喊一聲:“同志們,為了下一代能吃上大米飯,沖啊……”他還補充道,高山里的家家戶戶,而今不僅吃上了大米飯,還有臘肉吃。

    階哥的家常,滔滔不絕。我聽著他的話,望著門外的綠水青山。我思索著,八大公山的豬,吃著山里人種的苞谷、土豆,喝著山泉水,長得快,瘦肉多。豬肉吃起來肥而不膩,光吃瘦肉,筋道不柴。

    八大公山的村民一般會養上幾頭豬,等到春節前夕便會宰殺,俗稱“殺年豬”。年豬殺好后,切成大小合適的塊,放入大木盆,然后把花椒、食鹽灑入新鮮的豬肉中,反復搓揉腌透后,放一兩天。再把每塊肉的前面用尖刀戳個口子,將擰成棕繩穿過口子,掛在炕肉架上。

    熏制要近兩個月,漫長而又要花心思??蝗獾牟?,多是村民平日上山勞作撿來的干柴。熏的時候,火適中,不過大,也不過小。那柴火燃起的縷縷青煙,像是明白自己背負任務一樣,穿梭在一塊塊的豬肉之間,繚繞著每一塊肉。豬肉最后都變得黑黢黢的,偶爾滴著幾滴油。似是提示主人熏制已是大功告成。熏豬肉是武陵山區祖祖輩輩傳下來的老方法,用這方法熏出來的臘肉不爛不腐。八大公山的人,也是這樣熏制。只是他們把豬喂養在八大公山,用八大公山的柴火熏制,透出了八大公山的靈氣,別的地方比不了,便是真正的八大公山臘肉了。

    我要返城時,階哥從屋子里跳出來,他拉著我的手,不準我走,說我來一趟不容易,要我到他家住上一晚。他見我執意要回,又急忙跑進屋里取來一塊臘肉硬要我帶上。我跟他說:“臘肉就不帶了,留在你家,下次來再吃!”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曰批全过程免费视频观看,大胆大尺度裸体XXXXX视频,亚洲精品国产品国语原创,少妇被爽到高潮动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