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亚博体育平台 > 西甲资讯 > 正文

据说委内瑞拉在搞社会主义性质的改革有这回事

时间:2019-10-31 20:05来源:西甲资讯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新华网专稿: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2004年底提出了要在委内瑞拉建设21世纪社会主义社会。美国因这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新华网专稿: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2004年底提出了要在委内瑞拉建设“21世纪社会主义”社会。美国因这一反资本主义的思想与其价值观格格不入而颇为反感。但这一命题却引起包括中国学者在内的国际学术界的极大关注。查韦斯“21世纪社会主义”的内涵究竟是什么?有人解释说,它是玻利瓦尔、基督教 与马克思思想的混合体,其表现形式是:对内在政治上发展“人民权力和民主”,在经济上实行国有化,推行“人民经济”,追求社会公平化;对外则是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反对美国的霸权主义。对于查韦斯的这一新理论,争议很大,学术界正在进行探讨。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学者和新华社驻委内瑞拉记者对这一问题也进行了一些探索和调查。

  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卡斯特罗常说“不要社会主义毋宁死”!自从查韦斯提出“2 1世纪社会主义”以来,他也经常在各种场合高呼“不要社会主义毋宁死”!可见,他带领委内瑞拉人民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是非常强大的。

  查韦斯多次重申,他不会使“21世纪社会主义”成为苏联式社会主义。他还经常说,他的社会主义思想来自马克思和耶稣。但是,如果以马克思主义的原理作为衡量标准,查韦斯的“21世纪社会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相差甚远。他的一些口号缺乏扎实的理论基础,查韦斯的“智囊团”和“思想库”也未能给出详尽的诠释。国际社会对“玻利瓦尔革命”和“21世纪社会主义”的理解也仅仅依靠查韦斯的只言片语。

  自查韦斯提出“玻利瓦尔革命”和“21世纪社会主义”以来,委内瑞拉的内政外交确实发生了非常引人注目的变化。例如,在内政上,通过国有化等措施,委内瑞拉加强了对能源部门的控制;通过实施一系列社会救济计划,委内瑞拉边远地区和贫困地区缺医少药和教育事业落后的局面有所改观。在外交上,查韦斯坚定地捍卫国家主权,反抗美国的霸权主义政策。此外,查韦斯还以石油美元为“后盾”,对古巴和其他一

  然而,查韦斯大刀阔斧的改革措施和咄咄逼人的外交攻势也引起国际社会各种各样的评论。例如,有人认为,查韦斯取消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以及“能被国有化的,都要被国有化”等主张,与全球化时代的市场经济规律格格不入,国际投资者已开始犹豫观望。

  诚然,社会主义制度从本质上优于资本主义制度,但社会主义制度是否适合委内瑞拉国情,则是一个有待探讨的问题。查韦斯总统显然尚未给出明确的答案。

  委内瑞拉在走向“21世纪社会主义”的道路上将面临异常艰巨的困难和挑战:在国内,政治上的反对派与大资产阶级利益集团联系紧密,对委内瑞拉的政治稳定构成巨大威胁;在国际上,美国将查韦斯视为“卡斯特罗第二”,决不会允许其“后院” 中再出现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同样重要的是,国际运动的历史进程表明,社会主义事业必须由一个坚强的马列主义政党来领导。但是,一方面,委内瑞拉的政治影响力十分有限,另一方面,查韦斯希望建立的社会主义统一党能否发展成一个马列主义政党,还是一个未知数。

  无论如何,查韦斯的“21世纪社会主义”是发展中国家探索新的发展道路的一种可贵的尝试。最近几年,拉美东山再起,在这一过程中,查韦斯功不可没。尽管他为“21世纪社会主义”描绘的图画依然是模糊不清的,但在美国的“后院”中有人敢于提出要走社会主义道路,这个人就可以被看做是一个伟人。 (中国社科院拉美所江时学 )

  “祖国,我宣誓,要么社会主义,要么死亡!”委内瑞拉连任总统查韦斯1月10日在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弗洛雷斯面前左手按宪法,右手高举,庄严宣誓就职,正式开始建设“21世纪社会主义”的“新时期”。

  事实上,从1998年首度当选委内瑞拉总统以来,查韦斯就推行了名为“玻利瓦尔革命”的一系列改革措施。然而,查韦斯认为社会改良措施仍不足以完全消除贫困和“拯救”委内瑞拉,因此,在长时间的酝酿后,查韦斯在2004年底2005年初提出建设“21世纪社会主义”。他认为,委内瑞拉正在进行的“玻利瓦尔革命”应该以社会主义为目标,否则不能称其为革命。

  “资本主义无法实现我们的发展目标,我们也无法寻求一条中间道路。我邀请所有委内瑞拉人民共同走上这条新世纪的社会主义道路。”在查韦斯看来,资本主义是万恶之源,只能造成“大多数人的贫穷”。查韦斯认为,集体所有制之下的人民经济改变了资本主义的野蛮和剥削,以人为本,崇尚团结、平等、公正、共同发展。

  查韦斯声明“21世纪社会主义”决不是照搬曾经的社会主义模式,这是崭新的、委内瑞拉特色的社会主义:“我们的社会主义是原生的社会主义,印第安人的、基督徒的、和玻利瓦尔的社会主义。”对查韦斯的思想影响最大的人莫过于委内瑞拉国父、南美独立战争英雄玻利瓦尔。玻利瓦尔在教育、土地所有权、医疗等社会方面的想法被查韦斯上台后付诸实施,查韦斯认为玻利瓦尔是一位“社会主义者”。在定义“21世纪社会主义”的时候,查韦斯从玻利瓦尔的思想中汲取了大量营养,他说,建设社会主义就是为“实现玻利瓦尔的梦想”。

  此外,查韦斯认为基督教带有社会主义色彩,说耶稣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社会主义者”。用查韦斯自己的话说,他关于社会主义的部分理论就来自《圣经》。当然,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对于查韦斯的影响也不可小视。

  查韦斯的“21世纪社会主义”到目前还只是一个新生事物,没有完整的理论体系,不过,查韦斯新任期伊始宣布的改革措施为“21世纪社会主义”的蓝图勾画出了一个大致的轮廓。简而言之,在政治上,将发展“人民权力”,建立基层的权力机构“社区委员会”,实现“主人翁式的、革命的、社会主义的民主”;在经济上,国家对能源、电力、电信等行业实行国有化,压缩私人企业的利润空间,大力发展集体所有制

  和“人民经济”;在社会方面,缩小贫富差距,保护低收入阶层和边缘化的人群,促进社会公平。

  查韦斯在就职演说中提出了5项建设“玻利瓦尔社会主义革命”的“助推器”:首先,要求议会授予总统“委任立法权”,使政府能够颁布具有法律效力的规章;第二,修改宪法,取消中央银行的独立性,取消总统任职届数的限制等;第三,开展全民教育,彻底消灭文盲,建立社会主义价值观;第四,进一步建设基层权力机构“社区委员会”,改革国家政治机构;第五,改革行政区划,重新分配地方权力。

  “你知道吗?一到了周日电视里播放查韦斯总统电视讲话时,我们家就没有饭吃,因为我老婆是个比我还狂热的查韦斯支持者,持续六七个小时的演讲,她能从头听到尾,根本没有心思做饭”,50多岁的出租车司机多明戈快人快语。他开着车迅速地瞟一眼窗外飞速向后掠过的画着查韦斯头像的建设社会主义的大幅标语,一边说:“或许有人不喜欢查韦斯,但是我认为他是委内瑞拉历史上最好的总统了,我敢说,除他之外,再不会有哪个总统能像他那样为穷人着想。”

  位于加拉加斯郊区的“委内瑞拉进步合作社”,是一家有100多人的制衣厂。30多岁的迪里亚·莫里瓦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因为有缝纫经验,她在合作社里还做些培训工作,现在每个月能拿到200多美元的工资。住在贫民区的她微笑着对记者说:“我们就要涨工资了,政府供应给我们的平价食品的价格是市场价格的三分之一,我们真的不能要求更多了。”

  接受政府免费治疗白内障手术的老者,30多岁重返学校念中学课程的家庭妇女,在政府资助下进大学深造的电子工程师……民众将700多万张选票投给了查韦斯和他主张的“21世纪社会主义”。

  然而,从1月8日新内阁就职仪式上的演讲,到1月10日总统就职演说,查韦斯阐述的建设社会主义的一系列激进举措像一颗颗重磅炸弹,引起了各方激烈反应。

  1月8日,查韦斯宣布了能源、电力和电信行业部分或全部实行国有化,这一消息导致了国内外投资者的恐慌,次日股市暴跌18.66%,查韦斯讲话中涉及的委内瑞拉国家电话有限公司和加拉加斯电力公司的股票在当天下跌了20%—30%后不得不宣布停盘48小时。虽然此后政府一再解释国有化并不意味着没收上述公司,但股指还是一再走低,10多天的时间里,缩水近三分之一。

  经济学家认为,作为推动社会主义建设的第一步,实现战略性行业的强制国有化并没有什么新奇之处,倒可能让这些上世纪90年代刚刚私有化的公司回到过去那种效率低且腐败的状况中。工商界对此也表示了“担忧”,因为政府宣布的举措比查韦斯竞选期间的纲领走得还要远。委内瑞拉的工业家协会发表了一份公报说,该组织并不反对政府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社会改革,但是希望私有财产和公民的基本权利能够得到保障,提醒政府任何对私人企业活动的过多干预都会导致外来的和国内的投资减少。

  查韦斯总统提出的允许总统无限期连任等修宪的想法也遭到非议。虽然政府反复声明,建设社会主义的各种改革都会在法律的框架中用“绝对民主的方式”进行,宪法改革将经全民共同投票通过才行。反对派还是对查韦斯发起了密集攻击。前总统候选人、反对派领导人罗萨莱斯指责查韦斯是“暴君”,想把委内瑞拉变成一个民主包装下的极权的、军事化的政府。反对派领导人特奥多罗·佩特科夫认为,查韦斯所推广的社会主义与现代的社会主义概念风马牛不相及,目的只是增加总统的权力,而所谓调整地区行政规划,也是为了加强查韦斯的个人权力,将委内瑞拉引向古巴式的社会主义。

  查韦斯的高级顾问罗哈斯表示,寻找一种完美的社会形式是不现实的,根据新的社会主义的思维,应该承认和尊重文化上的差异和多样性,资本主义也不可能通行全球,仅仅是考虑到资本主义无限制的工业化造成的环境危机就应该有充足的理由对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抱有希望。“新社会主义的目的之一就是承认人与人之间的差异,通过立法来打破各种不平衡”。他说,委内瑞拉不应该照抄照搬上世纪的社会主义模式,因为旧模式不利于根据新变化作出政策调整。

  不过,委内瑞拉的市场经济学者埃梅特里奥·戈麦斯则大泼冷水。他肯定地说:“除了市场经济方式,再无其他方式组织社会,除了绝对极权社会。”他认为,所有企业都应该符合三个基本要求:盈利、有竞争力和能够积累资本,否则只能依靠补贴度日或是走向破产。正因为这些市场经济理论,他并不看好查韦斯的“21世纪社会主义”。

  尽管查韦斯的“21世纪社会主义”刚刚推出就遭受争议,但根据委内瑞拉媒体最近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委内瑞拉公民中超过70%的人能够接受“温和的社会主义”。

  查韦斯早在总统竞选期间就承诺选民建设21世纪社会主义,并在之后的大选中赢得超过六成的支持率,可见大多数委内瑞拉人接受查韦斯的社会改革设想。加之议会也百分之百地支持查韦斯,也许这最关键的两项就足以支持查韦斯在社会主义的方向上继续前行。

  目前,查韦斯的各项改革措施都在迅速推进过程中,委托立法权的法案已经在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了第一次审议,由全部167名支持查韦斯的议员组成的议会为提案通过开设一路绿灯。 (新华社驻加拉加斯记者 张笑然 尹南)

  展开全部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21日说,他不打算将委内瑞拉国名改为“委内瑞拉社会主义共和国”。

  委内瑞拉现在的正式国名是“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旨在纪念出生在委内瑞拉的拉丁美洲独立运动领导人西蒙·玻利瓦尔。

  查韦斯本月10日在总统就职仪式上说,他打算把委内瑞拉国名改为“委内瑞拉社会主义共和国”,以强调他要“建设委内瑞拉社会主义体制”,扩大他的政治权力,加快能源和电讯行业国有化。

  然而,查韦斯21日在电视和电台脱口秀节目“总统你好”中说,既然“玻利瓦尔本质上具有社会主义性质”,“我认为没有必要再更改国名”。

  针对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汤姆·凯西19日批评委内瑞拉通过决议赋予查韦斯更大的立法权,查韦斯也在21日的节目中作出回应。他强烈谴责美国干涉委内瑞拉内政,认为这是一种“令人无法接受”的做法.

编辑:西甲资讯 本文来源:据说委内瑞拉在搞社会主义性质的改革有这回事

关键词: 罗萨莱斯